<s id="a60sw"><u id="a60sw"></u></s>
  • <xmp id="a60sw"><option id="a60sw"></option>
  • 分享過去,影響未來!

    ... 杰民

    紀念“波蘭民族歌劇之父”莫紐什科逝世一百五十周年(下b)

    發表于:2023-02-08 下午 /閱讀:441 /評論:0


    題頭圖: 莫紐什科的半身銅像(左上圖); 莫紐什科去世后華沙市民的送葬隊伍(右上圖); 莫紐什科夫婦的合葬墓(左下圖); 印有莫紐什科像的波蘭紙幣(右下圖)。 1865年1月22日,莫紐什科的一首大合唱《幽靈》(Widma)于1863年華沙一月起義爆發兩周年紀念日在華沙演出。這部大合唱是他選自波蘭偉大詩人亞當·密茨凱維奇(Adam Mickiewicz, 1798-1855)的愛國詩劇《祖先之夜》(Dziady)中的場景創作的。這一年10月7日,歌劇《哈爾卡》的第一百場演出在利沃夫(Lviv)進行【注:現在的利沃夫屬于烏克蘭】,莫紐什科成為利沃夫音樂協會(Lviv Music Society)的成員,在這個協會授予他證書時,專門邀請他指揮演出了這首充滿愛國主義情懷的大合唱,就像在華沙一樣,它也受到了當地觀眾的歡迎。1866年莫紐什科返回華沙前,在克拉科夫停留了一個月左右,在那里他組織了三場音樂會,莫紐什科親自指揮了大合唱《幽靈》和音樂會序曲《童話故事》的演出。在克拉科夫逗留期間,莫紐什科前往捷克的布拉格(Prague),他在那里逗留了五天,會見了捷克大作曲家貝德里?!に姑浪牵˙ed?ich Smetana, 1824-1884),后者正在籌備他的歌劇《哈爾卡》在布拉格的演出。1868年,這部歌劇由斯美塔那指揮在布拉格劇院上演。 1866年,莫紐什科被聘為華沙音樂學院(Music Institute, Warsaw)的和聲與對位法教授。他還教授作曲理論和樂器演奏。他在那里的學生中有后來成為著名作曲家的齊格蒙特·諾斯科夫斯基(Zygmunt Noskowski, 1846-1909)和亨里克·杰雷基(Henryk Jarecki, 1846-1918)等。 1867年,莫紐什科根據1826年出版的亞當·密茨凱維奇的《十八首波蘭十四行詩》(18 Polish Sonnets)中的關于克里米亞之旅的詩作:《克里米亞十四行詩》(Sonety krymskie)創作了一首為獨唱、合唱和管弦樂隊寫的大合唱。這首大型聲樂作品和大合唱《幽靈》一樣,為他的后期創作增添了光彩。這些作品的風格和音樂語言同肖邦(Fryderyk Chopin, 1810-1849)的音樂作品最為接近,所以,波蘭樂評界有時把它們稱為“聲樂的夜曲”。除此之外,莫紐什科在這些年里還應許多小型劇院和小型音樂會組織者的要求,同時也因自己在歌劇院的指揮工作的需要,寫過各種體裁的大量“實用音樂”作品,包括嘻游曲、幕間音樂和歌唱劇等,他還寫了一系列宗教音樂作品,如宗教清唱劇、彌撒曲和安魂曲等。 1868年,莫紐什科與波蘭作曲家、華沙歌劇院導演亞當·明希海默(Adam Münchheimer, 1830-1904)合作,寫了一部獨幕芭蕾舞小品劇《在小木屋》(Na kwaterunku),由波蘭舞蹈家希波利特·穆尼耶(Hipolit Meunier, 1825-1898)編舞。這年9月6日,由亞當·明希海默指揮在華沙首演。其中著名的選段包括《鄉村四人舞》(Rural Quardrille)、《士兵進行曲》(Soldier March)和兩首《波爾卡》等。當代波蘭樂評家馬爾戈扎塔·科莫羅夫斯卡(Ma?gorzata Komorowska, 1939-)盛贊莫紐什科這部作品的音樂“迷人”和“可愛”。 1869年,莫紐什科根據他的“老搭檔”揚·切欽斯基用法國詩人和劇作家卡西米爾·德拉維涅(Casimir Delavigne, 1793-1843)1821年寫的戲劇《賤民》(Paria)改編的劇本創作了同名三幕歌劇《賤民》。據說這部歌劇是他和切欽斯基一起斷斷續續地創作了好幾年才完成的,也是他一生中最后一部重要的歌劇作品。三幕歌劇《賤民》的內容簡述如下: 序幕:印度的一位勇敢的酋長、種姓屬于“武士”的伊達莫爾(Idamore)在贏得最近的一場戰爭后,很高興地告訴朋友拉特夫(Ratef),他愛上了當地大祭司阿克巴爾(Akebar)的女兒、女祭司尼阿拉(Neala)。突然傳來一陣喧鬧聲,原來一群憤怒的人正在追趕一個種姓為“賤民”的人,因為這個“賤民”違反了當地的法律,擅自進入了“神圣的小樹林”,而對這種行為的懲罰就是“處死”。伊達莫爾則挺身而出為這個“賤民”作了辯護。 第一幕:尼阿拉也愛伊達莫爾,但知道他倆相愛是“違反”種姓制度規則的【注:種姓制度(Caste System)是曾在印度普遍存在的一種以“血統論”為基礎的社會體系。又稱賤籍制度】。大祭司阿克巴爾在圣殿里聚集祭司,他一方面提醒祭司們說,“武士”種姓在老百姓中獲得了越來越多的支持,他們想要剝奪祭司的權力;另一方面他又考慮到女兒的感受,所以把尼阿拉的手遞給了伊達莫爾,表示同意他們結為連理,為的是緩解祭司和武士之間日益增長的矛盾和沖突。 第二幕:阿克巴爾稱伊達莫爾是他的“兒子”。這給伊達莫爾帶來了痛苦的記憶,其實,他也是一個“賤民”。多年來,一直隱藏了父親的身份和自己的出身,現在他將這個秘密告訴了尼阿拉。尼阿拉決心和自己所愛的人在一起,生死與共。伊達莫爾的朋友拉特夫對他倆說,有一位叫扎雷斯(D?ares)的老人正在圣殿外堅持要見伊達莫爾。尼阿拉決定歡迎這位“朝圣者”,看看他想要說什么。扎雷斯進來后,伊達莫爾認出他就是失散已久的父親。扎雷斯敦促兒子回到自己的故鄉,但伊達莫爾對尼阿拉的愛使他無法答應父親的要求。 第三幕:婚禮就要開始了,阿克巴爾帶著伊達莫爾進入圣殿。扎雷斯從人群中掙脫出來,闖入圣殿,指責伊達莫爾虛偽,扎雷斯向大家公開承認自己是一個“賤民”,阿克巴爾知道后立即命令處死扎雷斯,參加儀式的人也都為扎雷斯感到難過。此時,伊達莫爾憤怒地為父親辯護,而且說自己也是一個“賤民”,要阿克巴爾將自己處死。此時,尼阿拉已明白了發生了什么,她毅然宣布從現在起,她就是扎雷斯的女兒。最后,阿克巴爾把女兒、伊達莫爾和扎雷斯一起逐出圣殿,永遠不許他們再回來。 1869年12月11日,三幕歌劇《賤民》在華沙首演。在這部以印度為背景的歌劇中,為了增添一些印度音樂的元素,莫紐什科擴大了管弦樂隊,增加了作為和聲對比的低音單簧管,還突出了打擊樂器中的鼓和鑼的作用。歌劇中的一些詠嘆調被認為是這位作曲家色彩最豐富的佳作,特別值得稱贊的是歌劇的序曲,它被許多人認為是莫紐什科最好的管弦樂作品之一。盡管華沙媒體給予了這部作品相對積極的評價,但在作曲家身前也只演出過七場。 1869年,歌劇《哈爾卡》在俄國圣彼得堡開始上演,好評如潮。1870年,沙皇亞歷山大二世(Alexander II, 1818-1881)【注:兼波蘭國王】的弟弟康斯坦丁公爵(Grand Duke Konstantin, 1827-1892)特地邀請莫紐什科去圣彼得堡參加皇室舉辦的一場盛大的音樂會。這是莫紐什科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訪問圣彼得堡。同年,根據華沙芭蕾舞團的導演維吉里利烏斯·卡洛里(Virgilius Calori, 1832-1874)的腳本,他又與亞當·明希海默合作創作了四幕六場的芭蕾舞劇《撒旦的詭計》(Figle Szatana),莫紐什科寫了其中前三場的音樂。舞劇講的是一個放蕩不羈、企圖自殺的年輕人里納爾多(Rinaldo)在夢幻中的經歷。他忽而看到魔鬼從房間里掛著的壁畫中伸出舌頭來,忽而又覺得自己正在城市廣場的化妝舞會中狂歡;忽而又仿佛墜入了地獄,忽而又來到了山間的瀑布下,不遠處是詩一般美麗的田園景色。他好像見到了美麗的未婚妻海倫娜(Helena),又好像見到了黑皮膚的仆人魯希發(Lucifer)和一只頑皮的猴子。這些人和事似乎在這個世界和“平行宇宙”中不同的維度上發生著,展現著.....當然,最后這都不過是里納爾多的一場夢!這年12月1日,這部芭蕾舞劇在華沙首演,由于讓人“眼花繚亂”的夢幻般的情節和出色的舞臺效果設計,首演非常成功,觀眾和媒體都給予了贊賞,在接下來的許多演出季中,這部芭蕾舞劇都出現在華沙歌劇院的節目單上。 1870年,莫紐什科開始創作獨幕喜歌劇《貝阿塔》(Beata),這也是他的最后一部喜歌劇作品。劇本同樣來自“老搭檔”揚·切欽斯基?!敦惏⑺返墓适掳l生在瑞士的一個偏僻落后的農村,一位名叫貝阿塔的美麗年輕女子,剛患過天花,又找不到鏡子,所以受當地一群妒忌她美貌的人的欺騙,“相信”自己漂亮的臉蛋已被天花毀容。盡管她的父親和其他人都試圖讓她相信,她的容貌依然美麗,而她卻一直“堅信”自己已經毀容了。此時,她的未婚夫馬克斯(Maks)從戰場上回來了,她裝著兩眼失明所以不知道自己“已經毀容”,從而“考驗”馬克斯,看看他見到她后,是否還會愛她。經過一番“周折”,聰敏的馬克斯在醫生亨利克(Henryk)的幫助下,打消了貝阿塔的顧慮,結局自然是幸福美滿的。1872年2月2日,在莫紐什科親自指揮下,獨幕喜歌劇《貝阿塔》在華沙首演。然而媒體報道表明,觀眾更期待看到的是他用波蘭民族的題材寫的作品,樂評家雖然贊賞作曲家的創作“效率”,但也指出他沿用了比較陳舊的創作思路而缺乏“創新”的靈感。首演雖然不是很成功,但接下來還是演出了幾場,5月30 日,他指揮了《貝阿塔》在華沙的第四場演出,沒想到,這也是他站在指揮臺上指揮的最后一次演出。 1871年,作為華沙音樂學院的教授,莫紐什科出版了一本名為《和聲學習日記》(Pami?tnik do nauki harmonii)的關于和聲的教科書。 從1870年開始,盡管五十歲剛出頭的莫紐什科在創作上正好處于成熟的時期,但隨著作品的不斷推出,樂評界除了有正面的評論,也不斷會有負面的評論甚至攻擊使他感到優傷和痛苦,同時隨著子女越來越多,家庭成員不斷擴大,經濟負擔也越來越重,紐什科開始有一種身心疲憊的感覺,健康情況日漸不佳,出現了心臟病的癥狀,而且日益頻繁地發作。1872年6月4日,就在他指揮了喜歌劇《貝阿塔》的第四場演出后,因心臟病的再一次發作而在華沙與世長辭,享年五十三歲。 莫紐什科去世后,據報道,華沙有六萬至十萬人加入了他的送葬行列,其規模之大是華沙歷史上少有的,而且送葬隊伍演變成了一場愛國的群眾示威活動,這是當局沒有料到的。他的遺體被安葬在位于華沙西部沃拉區(Wola)的波瓦茲基公墓(Cmentarz Pow?zkowski),有數千人參加了安葬儀式。1908年,也就是莫紐什科去世三十六年后,成立于1871年1月15日的華沙音樂協會(Warszawskie Towarzystwo Muzyczne)在波瓦茲基公墓內的圣-查爾斯·博羅梅奧教堂(St Charles Borromeo Church)后面為他新建了一塊墓地,然后將他的遺體和1891年去世的夫人亞歷山德拉·穆勒(Aleksandra Müller, 1818-1891)的遺體一起移葬到新墓地,而這個合葬的墓地旁正好是肖邦雙親的合葬墓地。 莫紐什科夫婦一共有十個子女,比較有成就的是大女兒艾爾茨貝塔·莫紐什科-納烏洛欽斯卡(El?bieta Moniuszko-Nawroczyńska, 1841-1891),她是一位著名的平面設計師;而最小的兒子揚·切斯拉夫·莫紐什科(Jan Czeslaw Moniuszko, 1853-1908)則是波蘭的一位著名的畫家。 莫紐什科的音樂生涯不算太長,但卻創作了數以百計的多種體裁的音樂作品。他的主要作品當然是歌劇,一共創作了二十五部歌劇,其中十一部是輕歌?。ɑ蚍Q喜歌?。?;他還創作了大量的聲樂作品,包括十一部宗教大合唱(含七部彌撒曲)、七部世俗大合唱、五首小型的合唱曲和三百多首藝術歌曲;器樂作品創作中,他雖然沒有寫過交響曲或器樂協奏曲,但也創作了四部芭蕾舞劇音樂、六部戲劇配樂、五首樂隊演奏的音樂會序曲和大型樂隊舞曲等;他還創作了兩部弦樂四重奏、近百首鋼琴獨奏曲或鋼琴改編曲和一批管風琴曲?,F在他的大部分作品原稿,包括部分有作曲家親筆簽名的音樂手稿和大量的信件被保存在1951年就以莫紐什科命名的華沙音樂協會(Warszawskie Towarzystwo Muzyczne im. Stanis?awa Moniuszki)的圖書館內。 然而,莫紐什科在世時以及他去世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除波蘭以及其它少數幾個東歐國家外,他的作品在西方幾乎很少有人知曉,這是與莫紐什科身前和身后一段時間波蘭所處的政治環境有關。面對祖國波蘭被多次肢解和分裂,以致最后從歐洲版圖上消失這一現實,令他無限傷感和憤怒,莫紐什科許多作品正是這種情緒的反應。他創作的主要部分是歌劇和聲樂作品,這些作品中所有帶文字的“詞”中所內含的強烈的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情緒是顯而易見的。當時,在沙俄統治下的區域長期推行“俄羅斯化”的教育,而在普魯士人和奧地利人統治下的區域則推行所謂的“日耳曼化”的政策已成為法律,所以莫紐什科的作品幾乎沒有機會在波蘭社會之外獲得更多的關注。就像包括十九世紀波蘭偉大的愛國詩人亞當·密茨凱維支(Adam?Mickiewicz, 1798-1855)在內的波蘭詩人們寫的民族史詩和革命詩作,在當時波蘭社會之外很少有人知道是一樣的。在這一點上,與他們幾乎是同一時代的肖邦就很“幸運”,因為自1830年,即二十歲時的肖邦離開波蘭后,就一直僑居法國巴黎等地,直到去世也沒有回過波蘭。肖邦的作品絕大多是是在國外創作的,而且主要是鋼琴曲和器樂曲,沒有創作過歌劇,也很少創作有歌詞的藝術歌曲,因此這位同樣有著熾熱的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情懷的大師的作品,只是“隱藏在花叢里的大炮”,在“明面”上是很難被“抓住把柄”的。 直到二十世紀波蘭獨立后,特別是在二戰結束后,莫紐什科和他的作品才真正走出他的祖國而進入世界樂壇。近半個多世紀以來,他的那些包含著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情懷,充滿浪漫主義色彩同時又不失現實主義的作品已越來越多地受到樂界和廣大愛樂者們的關注和贊賞。權威的英國《新格羅夫音樂與音樂家詞典》(The New Grove Dictionary of Music and Musicians)中有關莫紐什科的“條目”中說,和俄羅斯的米哈伊爾·格林卡(Mikhail Glinka, 1804-1857)【注:俄羅斯民族歌劇的奠基人,以愛國主義的內容和質樸的民族形式相結合而著稱】、匈牙利的費倫茨·艾凱爾(Ferenc Erkel, 1810-1893)【注:匈牙利民族歌劇的奠基人,匈牙利國歌的作者。作品民族氣息濃厚,在匈牙利民族解放運動中起了重要作用】以及捷克的斯美塔一樣,莫紐什科也是將歌劇和音樂中的波蘭民族風格與愛國主義的理念聯系在一起的杰出的民族樂派作曲家。英國作曲家倫諾克斯?伯克萊勛爵(Lennox Berkeley, 1903-1989)認為,莫紐什科的作品是“在波蘭音樂中填補了肖邦和卡羅爾?席曼諾夫斯基 (Karol Szymanowski, 1882-1937)之間的空缺”【注:席曼諾夫斯基是二十世紀初波蘭的大作曲家。早年受肖邦、斯克里亞賓(Alexander Scriabin, 1872-1915)和理查·斯特勞斯(Richard Strauss, 1864-1949)風格的影響,之后又轉向印象主義風格】。許多樂評家認為,莫紐什科在創作旋律方面極具天賦、想象力和技巧。他的旋律和節奏模式往往來源于波蘭的民間音樂,如克拉科維亞克舞曲(Krakowiak)和庫亞維亞克舞曲(Kujaviak Waltz),當然也來源于當時上層社會流行的具有波蘭特色的馬祖卡舞曲(Mazurek)和波洛乃茲舞曲(Polonez)等。他作品中優美的合唱部分,其旋律線特別富有表現力,證明了作曲家對多聲部合唱曲的寫作是十分成熟和老練的,而他的十二卷本共二百七十八首的鋼琴伴奏的聲樂歌曲集《家庭歌曲集》(?piewnik domowy)更證明了作曲家在旋律上的獨創性。撇開其它作品不談,單就這些藝術歌曲,就足以證明,莫紐什科也是十九世紀歐洲古典音樂中浪漫主義作曲家的代表人物之一。 當今在波蘭,在白俄羅斯(Belarus),在立陶宛(Lietuva),莫紐什科的名字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特別是在波蘭,他被看作是僅次于肖邦的波蘭最偉大的音樂天才,是“波蘭的舒伯特”,是“波蘭民族歌劇之父”。莫紐什科的音樂作品如同肖邦的音樂作品一樣,已成為這個國家音樂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有許多音樂團體、劇院和音樂院校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如“華沙莫紐什科音樂協會”以及享有國際聲譽的“格但斯克莫紐什科音樂學院”(Akademia Muzyczna im. Stanis?awa Moniuszki w Gdańsku)等,華沙的波蘭國家歌劇院有著一千八百多個座位的主劇場也以他的名字命名,而在波茲南(Poznań)則有“斯坦尼斯拉夫?莫紐什科大劇院”(Teatr Wielki im. Stanis?awa Moniuszki w Poznaniu)。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公園、廣場就更多了。他的全身或半身的塑像樹立在波蘭的華沙、克拉科夫(Kraków)、琴斯托霍瓦(Cz?stochowa)、羅茲(?ód?)、卡托維茲(Katowickie)等城市。他的像片和他的一些著名歌劇的場景多次出現在波蘭的郵票上。波蘭央行發行的“十六位波蘭名人”系列紀念幣中,就有一枚鑄有他浮雕像的紀念硬幣,1995年前波蘭的100000茲羅提的紙幣上也印有他像片【注:Z?oty,波蘭貨幣單位,1995年前波蘭的100000茲羅提相當于1995年后10新茲羅提(PLN),約2.7美元】。在白俄羅斯(Belarus),自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以來,莫紐什科一直被視為這個國家音樂文化的重要人物,他的歌劇在白俄羅斯國家歌劇院(Wei?russische Nationaloper)定期演出。在莫紐什科的出生地、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Minsk)附近的烏貝爾(Ubiel)建立了一座專門紀念他的博物館(Stanis?aw -Moniuszko-Museum)。在莫紐什科曾經長期生活和工作過的現在立陶宛(Lithuania)的首都維爾紐斯(Vilnius)老城的“莫紐什科廣場”上也樹有他半身塑像的紀念碑。為了紀念莫紐什科逝世一百二十周年,1992年在華沙舉辦了第一屆“國際斯坦尼斯拉夫?莫紐什科聲樂比賽”(The?International Stanis?aw Moniuszko Vocal Competition),此后每三年舉行一次。這也是在波蘭舉辦的規模最大的國際聲樂比賽。2019年,上世紀九十年代畢業于上海音樂學院聲樂歌劇系美聲演唱專業的我國女中音歌唱家、也是當下德國巴伐利亞國家歌劇院簽約歌唱家張亞潔,獲得了第十屆斯坦尼斯拉夫?莫紐什科國際聲樂比賽中歌劇類比賽的大獎。2022年6月11日至15日在華沙波蘭國家歌劇院如期舉辦了第十一屆的比賽。共有二十八個國家一百十二名歌唱家參加六個類別的比賽。來自亞美尼亞(Armenia)的女高音歌唱家朱莉安娜·格里戈里揚(Juliana Grigoryan)獲得了特別大獎(Grand Prix),獎金為一萬五千歐元。 莫紐什科生活在一個動蕩不安的年代,但他不是一個熱衷參與政治活動的人,更不是一個“浪漫的革命者”,他只是一個對自己的祖國有著最真純熱愛的人,是一個對自己民族的文化有著最深厚感情的人,也是一個對自己的信仰無限執著和虔誠的人。與此同時,在他的朋友和家人眼里,他又是一個敏感和情感豐富的人,一個謙虛而樂于助人的普通“居家男人”。他在自己所熱愛的音樂事業中,通過不懈的努力、虛心的學習和理性的思考,將自己的創作才華得以充分的發揮,鑄就了自己在波蘭音樂史乃至世界音樂史上的地位。 謹以此文紀念斯坦尼斯拉夫?莫紐什科逝世一百五十周年! 打開以下鏈接可以聆聽莫紐什科的大合唱《幽靈》的前奏曲: https://c.y.qq.com/base/fcgi-bin/u?__=WCpo6Wt6cTol 打開以下鏈接可以聆聽莫紐什科的大合唱《克里米亞十四行詩》中的第五首《廢墟》: https://c.y.qq.com/base/fcgi-bin/u?__=qHz008t6c572 打開以下鏈接可以聆聽莫紐什科的三幕歌劇《賤民》的序曲: https://c.y.qq.com/base/fcgi-bin/u?__=Z27DSqz6cICk 打開以下鏈接可以聆聽/觀看約瑟夫·諾瓦克沃斯基(Józef Nowakowski, 1800-1865)的《莫紐什科的歌劇“哈爾卡”主題幻想曲》: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20579574/


    本文標簽: 1

    評論:


    一道本av免费不卡播放_开心久久婷婷综合中文字幕_久久人妻无码中文字幕_欧美一级高清app乚e
    <s id="a60sw"><u id="a60sw"></u></s>
  • <xmp id="a60sw"><option id="a60sw"></option>